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浮光掠影 > 读书笔记

《白鹿原》悲欢离合观世相

周政2018-10-06人围观
简介人性是卑劣的,在剧变的历史环境下发生的一些事情,是对人心最深刻的写照。
《白鹿原》悲欢离合观世相
 
《白鹿原》是作家陈忠实的代表作,这部长篇小说共50余万字,由陈忠实历时六年创作完成。
 
初识本书顿觉有点像《百年孤独》的感觉,同样的家族祖孙间的恩怨纠纷,同样的魔幻色彩。
全文有大量的潜意识、非理性、魔幻、死亡意识、性本能等现代主义手法。又通过这种魔幻描写,模糊了生者与死者、冥界与人间的界壁,在人与鬼的冲突中来展示人性深处的东西,揭示人性的悲剧、人生的苦难。
 
该小说以陕西关中地区白鹿原上白鹿村为缩影,通过讲述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展现了20世纪上半叶中国农村社会形象的历史画卷,覆盖人物众多;从清朝覆灭到民国建立,讲国共两党的斗争的社会背景,男女关系的感情描写也同样细致。
我们能从这本书里看到一个民族的文化和个性鲜明的人物,将社会的历史变革、封建制度和落后思想的压制、人心的变化毫无保留赤裸裸的展现在我们面前。
 
《白鹿原》悲欢离合观世相
 
本书从白嘉轩娶过七房女人开始说起,前面六个全都不明原因离奇的死去,直到他用计谋从鹿子霖手里“换购”来埋有“白鹿”的土地,并把父亲移葬到这块地里后,再娶第七房女人,才没有早早夭折,并且还生育了健康的三男一女(白孝文、白孝武、白孝义、白灵)。鹿三是白家的长工,黑娃是他的长子。鹿家以鹿子霖为代表,他有两个儿子(鹿兆鹏、鹿兆海)。
 
“白鹿”的典故是全书的暗线,也在开始埋下了悬念吸引读者兴趣,白嘉轩一生光明磊落,唯一有愧的便是从鹿子霖手里换来这块风水宝地,形成了白家兴盛鹿家衰落的局面。“大儿子孝文是县长,也许正是这块风水宝地荫育的结果。”
 
小说主要讲述了他们的下一代白孝文、鹿兆海、黑娃这一代人的生活:
白家后代中规中矩,黑娃却从小就显现出不安分。
长大后,白孝文继任族长,黑娃在外做长工,认识了东家的小老婆田小娥,他将她带回村后,受到村人的排斥。
黑娃离开村子后投奔革命军,又成为土匪。心生埋怨回城打劫将白嘉轩腰打断。
小娥因为黑娃加入共产党,求情鹿子霖,被逼迫投靠,又被利用施展美人计勾引白孝文,打脸白嘉轩,分家将孝文逐出族门。
在此期间鹿子霖、白孝文等都吸上了鸦片,将家败光,去异乡谋生。
白孝文则在外重新振作,终有一番作为,白灵加入了共产党。
 
书的后面一段提到鹿的发家,源于马勺娃被炉头骂打操之后,学成烹饪手艺,报复了炉头,起初不太明白作者的用意,现在想来,也许是为后面鹿子霖晚年的凄惨下场埋下伏笔,神志不清,死的时候还是大小便失禁的形象。
 
《白鹿原》悲欢离合观世相
 
最终的结局;
黑娃被扣反革命死在兄弟白孝文手里。
鹿兆海死在内战的红军手里。
白灵死在自己的同志的手里。
鹿兆鹏最后生死未卜。
鹿子霖疯了,最后冻死在田间地头。
冷秋月被丈夫鹿兆鹏逼疯又被自己的父亲冷先生毒死。
田小娥被自己的公公鹿三为耻被杀死,后鹿三终日被田小娥死时的情景折磨死去。
白孝义媳妇被强制借种鹿兔娃育儿却又被鄙视。
满肚子蝇营狗苟,背信弃义的白孝文最后混成了县长。
朱先生收下关门弟子黑娃,全程开挂神机妙算,他离世前七天就写好了遗嘱,并预测到了未来的文革,打脸红卫兵。
...
 
 
很多事情真的不忍细想。
比如一生寻找爱情,依靠的小娥;
大起大落的白孝文,从风光无限到蝇营狗苟;
...
人性是卑劣的,在剧变的历史环境下发生的一些事情,是对人心最深刻的写照。
没有一个人是完全的好人,也没有一个人是完全的坏人。好人常常做着不明显的坏事,坏人在变成坏人之前,也一定经历了刻骨铭心的创痛。
现实就是这样子。
好的作品就是这样子,看的过瘾,久回思。
用一句目前抖音的流行语:真好~
 
《白鹿原》悲欢离合观世相
 
最后摘取一段朱先生离世的段略,回想到朱先生一生正义凛然,从不为五斗米而折腰,读到这个细节莫名心酸。
 
……
朱先生的脸颊贴着妻子温热的大腿,忍不住说:“我想叫你一声妈——”朱白氏惊讶地停住了双手:“你老了,老糊涂了不是?”怀仁尴尬地垂下了头,怀义红着脸扭过头去瞅着另处,大儿媳佯装喂奶按着孩子的头。
朱先生扬起头诚恳地说:“我心里孤清得受不了,就盼有个妈!”说罢竟然紧紧盯瞅着朱白氏的眼睛叫了一声“妈——”两行泪珠滚滚而下。朱白氏身子一颤,不再觉得难为情,真如慈母似的盯着有些可怜的丈夫……
 
剃完以后,朱先生站起来问:“剃完了?”朱白氏欣慰地舒口气,在衣襟上擦拭着刀刃子说:“你这头发白是全白了,可还是那么硬。”朱先生意味深长地说:“剃完了我就该走了。”朱白氏并不理会也不在意:“剃完了你不走还等着再剃一回吗?”朱先生已转身扯动脚步走了,回过头说:“再剃一回……那肯定……等不及了!”
……
婆媳俩坐在阳婆下叙叨起家常,怀仁和怀义坐在一边时不时地插上一句,时光在悠长的温馨的家庭气氛里悄悄流逝……朱白氏正打算让儿媳把孩子抱进屋子坐到火炕上去,忽然看见前院里腾起一只白鹿,掠上房檐飘过屋脊便在原坡上消失了。那一刻,她忽然想到了丈夫朱先生,脸色骤变,心跳不住,失声喊起来:“怀仁怀义快去看你爸——”怀仁怀义相跟着跑到前院去了。朱白氏惊魂不定心跳仍然不止,接着就听见前院传来怀仁怀义丧魂落魄的哭吼。她的心猛地往下一沉,倒不展望跳了,对惊诧不安的儿媳说:“你爸走了。他刚才说‘剃完了我就该走了’。我们都没解开他的话。”
 
还有他死前七天就写好的遗嘱。
还有朱先生死后十多年,红卫兵从他的坟墓里只搜出一块砖头,写着:天作孽,可犹违。人作孽,不可活。
朱先生生前已预料到死后多年会发生的文化暴动。
 
——第三十二章
 
朱先生一生清正廉洁,后来专心编纂县志,最后却还要卖掉书院中上百年的柏树来支付印刷费。他最终化为白鹿飞走了,他的离去,实际上暗含着一种文化的中落。
 
白嘉轩一生中难以抉择的事都先来找朱先生商量,然后就会有一个好的结果。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朱先生,不就是白嘉轩一家的白鹿吗?而朱先生一生的义行义举,不正像白鹿一样保护着白鹿原吗?
 
自信平生无愧事
死后方敢对青天
 
《白鹿原》悲欢离合观世相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