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浮光掠影 > 读书笔记

《亮剑》逢敌必亮剑

周政2018-09-30人围观
简介对于原著而言,不说政治因素,《亮剑》拍全了是悲剧,拍到现在的结局是大团圆。
《亮剑》逢敌必亮剑
 
电视剧《亮剑》是我一部百看不厌的抗日题材电视剧。
李幼斌饰演的李云龙真的让人看得大呼过瘾,大大小小的战斗和丰富的任务细节贯穿全剧,高潮一波又一波,令人欲罢不能,不断的拍案叫好。
让我一直有个念想想一览原著的风采。
就像我曾经以为按照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翻拍的电视剧已经足够精彩,但看遍原著才会知道,原著中很多的精彩内容电视剧完全没有表现出来,所以期待了很久,在网上搜才了解故事只是拍了一半。
当我看完原著的时候,不说政治因素,《亮剑》拍全了是悲剧,拍到现在的结局是大团圆。
原著的结局真的很心酸,很沉重,让人久久反思,无以自拔。
 
心酸泪点:
赵刚夫妇殉情
逮捕李云龙的情节
批斗大会的现场
李云龙自杀的结局
 
当革命的理想幻灭,当毕生的信仰崩塌,剩下的,一定还有高于理想与信仰的原则。那就是尊严,是良知,是坦然自若,是问心无愧,是更加值得坚守与敬重的、生命最原始最纯粹的希望。
灯塔也许会倒下,航标也许会偏移,可是北极星,永远端坐正北的天空,注视着人间的一切冷暖悲喜。
而时间总会证明,历史总会澄清。待到一切的阴云散去、守得云开见月明之时,所有那些偏差的航标、倒下的灯塔,便会在北极星的指引下,重新归位,还历史一个真相。
 
所有年轻的美好的生命,总是需要有个指引,有个召唤。李云龙说,面对再强大的对手,明知不敌也要毅然亮剑。赵刚说,亮剑,亮出的是气势,是胆略,是精神。即使倒下,也要成为一座山,一道岭。在那个残暴荒谬不堪回首的年月里,还有多少和赵刚李云龙一样纯净的灵魂,他们在心中亘古不变的信念的召唤下,在中华民族悠悠五千年的无数先哲们的指引中,最后一次,毅然亮剑。年轻的生命化作崇山峻岭,化作日月星辰,守护着神州大地。共和国不会忘记,曾经有一群鲜活的血性的战士,在这里奋斗过,坚守过,他们为了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洒下热血,献出生命。他们超越了一切宗教式的信仰,他们始终坚守着心中最纯粹的信念和对生命最美好的希望;他们独立的灵魂,便是对人性和自由最高的诠释。
 
原文:
李云龙斜倚在沙发上,双眼睁着,似乎还在沉思,勃朗宁手枪掉在地板上,空气中迷漫着浓浓的火药味儿,一缕鲜血从他左面颊上流下来,像一条红色的小溪汨汨流淌,染红了他肩章上那颗金色的将星……
马天生几乎没有犹豫,他一个箭步冲到那面墙前,迅速地挖出了那颗弹头,仔细地端详着,李云龙说得没错,那弹头的确变了形,他的颅骨还真硬…
马天生默默地把弹头放进自己的上衣兜里,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客厅。一个细心的战士发现,马政委的脸色惨白,在他转身的一刹那,他的眼中竞闪出了一丝泪光。
两天以后的一个深夜,田雨在狱中割腕自尽。看守人员为此受到严厉的训斥,他们始终没搞清楚,那块小小的保险刀片是怎样躲过严密的搜查带入狱中的。看守人员私下里议论说,这女人是做好赴死的准备来到监狱的,她根本没打算活着出去。
看她手腕上的那个伤口,割得像个孩子嘴,喷喷,这女人,真下得去手……看守人员从田雨的遗物中发现一张信纸,这是狱方发给她写交待材料的。这张信纸马上被送到马天生的办公桌上,那上面很潦草地写着南宋词人陈与义的一首《临江仙》:
忆昔午桥桥上饮,座中多是豪英。
长沟流月去无声。
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二十余年如一梦,此身虽在堪惊!
闲登小阁看新晴。
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
马天生默默看了很久,始终没说一句话。
同日,负责看守李云龙遗体的两个战士,突然遭到几个不明身份的人袭击,使他们昏迷了整整四十八小时。事后检查,除了少了军礼服肩章上的将星和那三枚勋章,别的什么也没动。
 
郑波因为立场问题,去海防团当政委的任命被取消,他被发配到部队农场劳动改造。那天他正在围海造田工地上背石头,对面敌占岛上那功率强大的广播站又开始广播了。一股宏大的铺天盖地的音乐声像飓风一样掠过海峡,郑波的心脏猛然收缩起来,这是贝多芬英雄交响乐的第二乐章,那首著名的《葬礼进行曲》,肃穆、悲哀的音乐过后,往常那娇滴滴的女人声音没有出现,一个声音浑厚的男广播员缓慢的声音传来:“……驻岛全体国军将士对李云龙将军的逝世表示深切哀悼……民国三十一年冬,李将军率部与倭敌激战于野狼峪,白刃战中手刃侯寇数百余,日军闻风丧胆。民国三十三年,李将军于晋西北全歼装备精良之日军山本一木特种部队,凭血肉之躯及劣势装备与敌浴血奋战,实乃中国军人之楷模。……现在广播在抗战中曾与李云龙将军协同作战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原‘国军’第二战区上校团长、现役‘国军’陆军中将楚云飞的悼念文章,楚将军引用南宋词人刘克庄《满江红》词作为开始:铁马晓嘶营壁冷,楼船夜渡风涛急,有谁怜?猿臂故将军,无功极……”郑波把背上的石头狠狠地扔进海里,禁不住泪如泉涌……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