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浮光掠影 > 读书笔记

《三体·死神永生》我们的星星

周政2017-07-09人围观
简介一个人对抗一个世界,悲壮且浪漫。

身患绝症的云天明买下一颗星星送给暗恋着的大学同学程心,而程心因参与(PIA)向三体舰队发射探测器的工作,却想让航天专业背景的他放弃安乐死,作为被执行人将大脑捐献给阶梯计划。与三体文明的战争使人类首次看到了宇宙黑暗的真相,地球文明因为黑暗森林打击的存在如临大敌,不敢在太空中暴露自己。在零道德的宇宙中发起黑暗战役的战舰被诱导返航,却受到有道德的地球文明审判。

不称职的懦弱少女程心被选来充当掌握地球命运的执剑人,她因为罗辑的成功将这看作一项只需花费时间的任务,刚刚任职水滴就向地球发动攻击,程心为了忠于人性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在警示下继续逃离的“蓝色空间”号,受到具有发射引力波能力的“万有引力”号与两个同行的“水滴”追击,其上的人员进入四维空间摧毁水滴并占领了“万有引力”号,启动引力波广播向宇宙公布了三体星系的坐标。

云天明与地球取得联系,通过讲述三个自己编创的童话故事,向程心透露大量情报;人类自以为悟出了生存竞争的秘密,开始进行掩体计划,维德领导的空间曲率驱动研究因为程心的错误判断被终止,使得人类最终没有能够逃脱被高级文明毁灭的命运。因为宇宙中还存在更强大的文明,战争的方式和武器已经远超出人类的想象,极高文明发出了一张卡片大小的“二向箔”,使整个太阳系压缩为二维平面而毁灭。

在地球人类接近灭亡之际,只有程心和艾AA两个幸存者乘坐光速飞船离开。罗辑成为设置于冥王星的地球文明博物馆的“守墓人”,她们在冥王星带走人类文明的精华。在云天明送的恒星的一颗行星上,程心遇到关一帆且探讨了宇宙降维的真相,然而超乎一切之上的力量要求宇宙归零重生,在黑域中穿越长达1800万年的时空……
程心没有等到云天明到来,和关一帆在小宇宙中短暂居住后重新进入大宇宙生活。


读《三体·死神永生》曾盘点过10大时刻,以此致敬。

10.再次点击,引力波宇宙广播将启动
不是因为这一句话,而是为了“万有yin号上大家决定启动终极威慑的过程,我大抵是没有这样的勇气与决断,我也分不清当时是气愤还是理智,之前看《安德的游戏》中安德因为虫族背上永恒的十字架,那么是否又真的有勇气毁灭两个文明?以此自省,我没有做执剑人的勇气。

9.“小女孩,你看,我遵守了诺言”
直到如今,我还在思考当时迫使维德遵守诺言的是什么,他应不是个君子,即便是枭雄也未真的有必要如此的,在我看来,更多的是一种责任吧,程心想逃避的责任,维德也未必愿意承担,既然有旁人替自己决定,我们我们又都如此乐见其成。只是认真思考一下,面对这样的人质威胁,以大刘的视角来看,只怕也不会屈服的吧,这样的故事,成就的不过是维德一人而已。

8.把字刻在石头上
若是没有后来云天明和AA的故事遥相呼应,单单罗辑的平铺直述就会少了许多震撼,关于信息长久保存,王晋康也有专门的文章讨论过这类问题,当时技术性更强一些,只是如今大刘的文字设定更加的美感,我们走过了纸制时代,信息时代,却最终重新捡起了石头,时间果然是最狠的东西。

7.Perimeter计划
大刘引用冷战时期苏联的Perimeter计划(系统会探测是否有核弹头落在苏联国土;如果有它会检测与总参谋部的通信是否还畅通;如果通信中断,它会认为末日已经到来,由当时地下控制室值班人员将的核武器全部发射出去),来描述他的终极威慑。我当时问周围的人最多的一个问题,如果地面上你的朋友亲人都已经死去,国家即将沦陷毁灭,那么你会不会按下按钮用核武器毁灭你的对手呢?我自认自己是做不到的,记得张励当时回答的很快,必须按啊,那是使命所在。也好,至少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符合执剑者的素质的~

6.“不要返航,这里不是家”
当史耐德在死前用向“蓝色空间”发出这样一个讯号的的时候,他肯定不知道,他为宇宙留下了最后一支人类,没有“蓝色空间”就没有"万有引力”,最后宇宙里就剩下AA和程心两个女娃了(不对,还有云天明),不过话说回来,没有“万有引力”就没有引发威慑,这个循环链条没有假设。大刘的书中,群体意识几乎是没有宽容的,或者在他的描述里,个体的慈悲都是软弱的,如果我们能理解角斗场的勇士,我们也会尝试理解宇宙中漂泊的飞船。只是当史耐德喊出那句话的时候,真的寂寞,为“蓝色空间”号感到寂寞。

5.“十万年,一千光年,够了吧”
关一帆的问题,我却觉得是不够的,我问我周围的朋友,如果有一天你可以选择永远的离开太阳系或者永远的留在地球上,你会何去何从,朋友很怪异的看着我,说必然是留在地球啊。我想了想问,如果你永远的只能呆在家乡的城市,或者永远的不能再回来,你会怎么选择?他们沉默,然后说不知道。如果我知道头顶有一片广袤的宇宙,不管我此生能不能到达,我并不愿意被夺去,一如维德手下的战士,人这一生只有两件事情值得敬畏,一是心中崇高的道德法则,一是头顶那一方星空。

4.人类不感谢罗辑
大刘应该是个悲观者吧,这一句话中所包含对人性的思考与嘲弄,仔细想来,却未必是没有道理的,我们不喜欢暴君,哪怕如始皇帝一般功在千秋,早在《地球大炮》中大刘便说,如长城一般的伟大建筑,我们却要如孟姜女一般的哭哭啼啼吗?书中大刘一次又一次的鞭挞人性的软弱却也映衬个体的卓越与不屈,毋庸置疑,罗辑早就不是《黑暗森林》里的罗辑了,他更多的是承载了一种理性与智慧的个体,我甚至觉得,因为丁仪不在了,罗辑在某种程度上又和丁仪一样,先觉者的特质。

3.“我真想知道,那里的森林变成什么样了,草原变成什么样了,还有那些旧城市,都变成什么样了?”
地球毁灭,大刘铺垫了太久的时间,以至于我几乎都要对地球的毁灭麻木无感,可是程心这一句话,却几乎让我同AA一样要啜泣起来,我们是如此渺小却又如此的不知天高地厚,如果真的有一天,要逼迫我们面对世界末日,我想我们悲哀的应不是个体的消亡,而是整个人类的失落,地球没了,何以为家。

2.宇宙广播
故事进行到了最后,过了上百亿年,我个人是不相信三体和人类都还能够存活的,不过感谢大刘,保留了这样一丝期许和愿望,叫人在最后,忍不住的同他们一起,相拥而泣。

1.“爱是没错的,一个人不能毁灭一个世界,如果这个世界毁灭了,那是所有人,包括或者的和逝去的,共同努力的结果”
这一句话,我曾想用以此来当签名,人性的本能是逃避责任,可是这一句话却又说得如此温暖。我常常想,如果没有这一句话,大刘的《死神永生》更像是对人性一部赤裸裸地鞭挞与嘲笑,但是因为有了这一句话,是他额外对人性的宽容与辩解,与“归零者”一样,即便我们毁灭了,但是错的并不是我们。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