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流水无痕 > 野蛮生长

那个容易被遗忘的人

周政2019-06-02人围观
简介怀念早已失去了颜色,彼此只是美丽的过客。



每个人都有一个难以忘记的人,同样也是一个容易被遗忘的人,比如他一样...

他和我姓氏相同,都姓周,小时候一直误认为是家里的远房亲戚,每次见面我都会尊称为周大爷。

但其实和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准确说他是我父亲的朋友。

他全名叫周景文。

 

周大伯,高高的个子近一米九,瘦瘦的,背影望去挺拔如柳,是很多男人梦寐以求的背影身材。很有学者风度,戴着厚厚的眼镜,有多厚?1000多度,迄今为止是我知道身边人近视度数最高的人。长相嘛,不算英俊,在此略过不做任何描述。

有时候你的一个想法,一句话,可能会改变自己的一生。

就像我小时候萌生要读书的想法。

 

记忆中每次见面周大伯都会硬塞给我几百块钱做见面礼,父母教导,不可以随便接收别人的钱财和礼物,于是我总会故作忸怩然后被周大伯强行把钱塞入我的兜里...

童年正是好奇心大爆发的年纪,在家偶然间翻出了哥哥柜子中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拿来读了读,这一读还真通读了全文,于是效仿保尔也要去读书,但该看什么却全然没有头绪,遂找了父母寻求答案,但始料未及得到了一串反问:作业写完了吗?。。。

即便环境如此,读书的种子却依然在心中扎了根落了脚。

 

时光一眨终于熬到新年,父亲和他的朋友间开始互相走访相聚会餐。

其中一次,周大伯近乎开玩笑的询问我新年想要什么礼物?

我思绪半天把憋了很久的心里话说了出去,

“我不要压岁钱了,能不能换几本书?”

周大伯有些惊喜并当场应允了,之后的我满怀童真期待着,那会是什么书呢?

估计当时的我眼里都能泛着泪光,但是大人的话语真真假假,会不会又是一场童言无忌的误会?

不久周大伯真的如约而至,把我童真的想法落实到位并带来了三本厚厚的书,《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基督山恩仇记》、《凡尔纳科幻故事》,从此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这粒种子终于拥有了土壤,开始生根发芽。

当然,压岁钱依旧还是进入了我的口袋逗留了一阵,和很多80后的孩子一样交了公充入了家库。

这一份大礼我直到初中才消化完,也从此开始了阅读外国名著的读书之旅。

再后来,周大伯又陆续送我《走进清华不是梦》、《等你在清华》,对我寄予厚望,望侄成龙。

 

周大伯在家乡算是一位事业有成的小老板,自己拥有一家塑胶厂,生产塑料盆,塑料桶等,质量真的很好,好到20多年过去了我家现在还在使用着。

那时候的周大伯已经有了两个孩子并开始了另一段婚姻,似乎犯了很多男人的错误,有了钱就忘记了感情,抛弃了原配。

我还记得一次去大伯家聚餐,年轻的大娘在厨房不停的忙碌着,并不间断的往餐桌上放着各色各样的菜系。大家交谈甚欢,其乐融融。

酒足饭饱我溜进了小哥的房间,看起了电视,门外的大人们酒声依旧,一浪又一浪的盖过了电视的声音。

百无聊赖的我望向了门背,一张有人正扣篮的挂历般大小的拼图吸引了我的注意,我抬起双手抚摸着密密麻麻一片片的小卡片,正在思索这是怎么拼上去的,又要花多长时间呢?

周大伯推开了门,看到了我摸索拼图的样子,以为我喜欢就赠予了我,我挂在卧室门后,挂了好久好久...

后来才知道那个如同飞起来扣篮的人叫乔丹。

 

商战神机莫测,抓住了风光无限,抓错了如履薄冰。

听父亲所述,周大伯要生产矿泉水瓶,但劝了好久就是不听,孤注一掷非要做,已经把所有家当都投了进去购买新设备,并开始下一轮融资借钱...

 

那年我上了初中,坐在地上翻看着相片集,那些各式各样的合影,有我的以及没有我的,回忆那过去餐影的点点滴滴。

父亲晚上又要出去和朋友吃饭了,家里只有我和母亲,闲来碎语间便聊起父亲和谁一同吃饭,有姑姑,叔叔,哥哥姐姐,唯独名单里少了周大伯,天性使然皱着眉头便好奇询问起母亲为什么不叫上大伯呢?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呢...

母亲打了我,因为解释不清楚这里面的利益关系,还有我的纠缠不清。

后来父亲回了家,我蹲坐在地上生着闷气,母亲把原尾转速给了父亲。

父亲听完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无言,没有留下任何话语。

 

这个转型毫无疑问的失败了,要债的人不断的在大伯家周围迅速徘徊聚拢着,周大伯终究还是破产并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两位哥哥被大伯的原配接走了,年轻的大娘也收拾起了行囊跟着消失了。

再后来,大伯搬了新的住处重新开始了新的生活,只不过事业再也没有之前那么风光,日子平淡如水。

曾来过家中做客,苍老了许多,但手劲依旧很大,还不忘往我的兜里塞钱,只不过这次我是拒绝的,没有掺杂任何忸怩。

 

后来父亲的饭局中陆陆续续来了新的叔叔阿姨,酒场依旧是那么其乐融融,只不过那些熟人中周大伯再也没有出现过。

 

故事的结尾并不是完美的,比如我并没有考上清华或北大。

我的大学毕业了,工作了,结婚了,大伯却如同人间蒸发,再也没有了丝毫信息,父亲告诉我可能已经不在了,也许在某个角落中静悄悄的走了...

 

如今步入职场的我,也渐渐明白昔日母亲打我的原因。

 

人生百态,花开花落,万物一刹而逝。

回首往事,你来我去,原来都是过客。

 

车如流水马如龙,那些人走茶凉的剧情在舞台不停的演变更迭着,人生似段段遗忘,人生似处处相逢,你我都停留在彼此最美丽的记忆里,即便时光褪去你的艳阳红妆,但依然是我心里最美的样子。

 

怀念早已失去了颜色,彼此只是美丽的过客。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