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流水无痕 > 落叶缤纷

灵异小杂文之睡衣

周政 2020-01-12人围观
简介“阿文...醒醒...阿文...你怎么了...”



一天的工作终于结束了,阿文颓废的躺在沙发里,葛优躺似全身都深陷凹了进去,陷入一股深渊魔力无法挣脱,一手拿着薯片不断传送递进噶吱作响的嘴里,一手闲来悠哉的调换着电视频道,翻看了好久都没有中意的节目,不禁皱起了眉毛...

 

老婆早早的就回屋睡下了,多么惬意的个人空间啊,阿文感叹着并消磨这稍纵即逝的满足感,但并不如意,这层出不穷的广告真是消磨人的耐心,侵蚀着这可怜人的短暂时光。

 

一股莫名的微风刮起,吹起了茶几上的报纸,哗啦啦几声轻响,但却丝毫没有引起阿文的注意。

 

阿文终感到一丝寒意,想挪动一下身子,却意外发现身体发麻动弹不得,眉宇间的漩涡更深了,阿文的视线挪开了电视屏幕,眼角却闪现出妻子睡衣的裤脚,阿文并没有太多在意,还在奇怪着自己怎么动不了身,准备叫老婆来扶一把,终将视线移到了老婆身上...

 

阿文原本空洞无神的双眼竟止不住的闪动着,他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此刻映入他眼帘中的竟是一件站立的睡衣,没有躯体,就像一个幽灵在穿着睡衣,静静地站在远处,面向阿文。

 

阿文浑身颤抖,脸被吓得像窗户纸似的傻白,毫无一丝血色,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堵得自己呼吸都觉得困难,而那件睡衣也开始迈着猫步,优雅而缓慢的向自己走来,诡异至极。

 

阿文皮下一条条隆起的筋肉在不断的抽搐着,极力半张着嘴,不断嘶吼着自己老婆的名字,而沙哑的声音映入耳道竟如蚊子飞扰,好似被人按了静音键,舌头如打了结喊不出声响,急得冷汗直流。

 

眼见着她距离着自己不到2米...1.5米...1米...

一边是歇斯底里的无助嘶吼,一边是屏声静气的静音画面...

 

“阿文...醒醒...阿文...你怎么了...”

无尽的黑暗被一缕光亮驱散,昏黄模糊的画面,有人在不断的拍打着自己,意识在逐渐苏醒,看清了眼前人是自己的老婆,一脸惊恐焦急的喊着自己,此刻的自己半边身子已近麻痹状态,颓力的举起手摸向额头,竟满是汗水...
 



周政,咒奕,生活感悟,旅行日记,读书笔记,读书博客,个人博客,个人网站,周政个人博客

文章评论